崩角

 不喜勿入

 漾漾無袍

✓ 背叛

✓ 文短

✓ 更文慢

「夏碎哥你怎麼了?」千冬歲一醒來便看到夏碎有心事的樣子,開口問道,眼中有著些許擔憂。夏碎哥是不是發生了什麼?還是說......是漾漾那出了什麼事?不可能的,漾漾有學長在不會讓他出事的。如果不是漾漾會是什麼事?

「褚學弟他自己離開去找安地爾了。」

「什麼?!」漾漾他......去找安地爾了?

「他說想自己處理這件事,不願讓我們幫忙,本來想跟著一起去,但被冰炎阻止了」夏碎嘆息著「就讓褚學弟處理吧,我相信他不會有事的。」

「但......」千冬歲還想說些什麼,可話到了嘴邊卻說不出口了。

漾漾希望能夠自己處理這件事,那便隨他了吧......

「我們要相信褚學弟,他來這裡也有一段時間了,經歷過不少事情也學了不少事,我相信不會有事的,我們就在這等褚學弟回來吧」夏碎看向窗外,雖說知道不會有事,但心裡難免放不下心。

「好」千冬歲點了點頭。

漾漾,我們等你回來。

「四眼田雞你怎還躺在這?」西瑞一腳踩到病床上。

「西瑞」夏碎看著西瑞淡淡的叫了聲「不要打擾傷患。」

「嘖」西瑞發現夏碎在場只好乖乖的聽話「我要去找漾。」

「不行!」夏碎和千冬歲同時開口回道。

「本大爺想去哪就去哪,沒有行不行的,今天來只是來說一聲,漾是本大爺的僕人,怎能放著他自己去處理?」西瑞說完便打開門離開。

「夏碎哥......」

「我來處理就好,你先休息吧」夏碎嘆息著。

「好......」看著夏碎離開,千冬歲站起身看向窗外,輕聲道「夏碎哥,對不起......」

我也要去找漾漾,西瑞說的對,我們不能放著讓漾漾自己去處理。

千冬歲拿起傳送符將自己傳到了漾漾身旁「嗚哇!」被突然出現的身影嚇到的漾漾馬上後退了好幾步。

「千冬歲你怎麼在這?」差點沒被嚇死。

「你用一臉驚嚇過度的眼神看著我做什麼?我看起來有像鬼嗎」千冬歲不解的看著我。

走一走突然出現一個人在前面誰都會嚇到的好嗎?

「當然不像,千冬歲怎麼在這?」夏碎學長應該不可能讓千冬歲出來的啊?

「來幫你。」

「我可以自己處理的,千冬歲你回去吧,夏碎學長會擔心你的」夏碎學長不可能會讓千冬歲出來,除非千冬歲是偷跑出來的。

「我不會回去的,受傷的是我,我想親自報仇。」

「但如果出事了怎麼辦?夏碎學長會傷心的」不管怎麼樣,我都要把千冬歲勸回去,我知道趁千冬歲不注意把人送回去還是可以的,但送回去之後呢?若是真想出來還是攔不住的,只有讓千冬歲自己死心回去。

「漾漾,你出事了,我們怎麼辦?學長怎麼辦?褚巡司怎麼辦?我知道你想自己處理,但這太危險了,我不能讓你自己去,何況不良少年也來了,我怎麼可能不來?」

西瑞也來了?

「漾~本大爺終於找到你了!」下一秒一個爪子拍到我的肩上「本大爺的樸人怎麼可以偷跑呢?」

「西瑞你怎麼也來了?」一瞬間感覺自己有些頭痛。若是千冬歲自己還有可能勸回去,但西瑞......

「本大爺想去哪就去哪,何況本大爺的僕人應當與本大爺有福同享有難同當!」西瑞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「把我趕回去的話你知道的......」

我默默的打了個冷顫「知道了啦!」

「咦?四眼田雞怎麼在這?」此時的西瑞才發現千冬歲站在旁邊。

「不良少年,你說誰四眼田雞?」

「本大爺當然是說你啊!」

「都別吵了,我們快走吧」眼看兩人快打起來,我馬上出聲阻止,西瑞留下來了,千冬歲也是勸不走了,只好一起走了。

「回去我一定要你好看」千冬歲瞪了西瑞一眼。

「來啊,誰怕誰?」西瑞也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,還比了一個中指。

「你!」

「咳」岡消停不到幾分鐘兩人又吵了起來,我輕輕的咳了聲,看著兩人。

這一趟路看起來不會太平靜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雪の璃兒ღ 的頭像
雪の璃兒ღ

夜冰雲水樓

雪の璃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