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師父,徒弟長大後會好好保護師父。」

「乖徒弟。」

「師父,為何這麼多年都在騙我?」

「徒弟……」

「殺父之仇不共戴天,他日再見便是敵人。」

若當日沒有遇見你,那該有多好,我寧可被那老闆打死,也不願與你為敵……

若能重來,師父可還會原諒徒兒?


「糖葫蘆一支十金,要買要快喔!」路邊小攤賣力地喊著,卻不知在小攤的後面有名男孩伸手想要去偷放在後方的糖葫蘆,正當男孩伸出手快要拿到糖葫蘆的時候,一名年輕的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「孩子,偷東西可不好。」

 

前方的老闆聽到後方似乎有聲音,轉過身看到男孩便立馬開口大罵「又是你這個……」還未罵完,那名年輕的男子便開口了「我替他買了這支糖葫蘆了,老闆你就別計較了,就放過這孩子一次吧。」男子直接在攤上放了十金,將糖葫蘆給了男孩。

 

「哼,這次就先放你一馬,下次再讓我看到你偷東西,就別怪我不客氣了!」

 

「跟我走。」男子朝著男孩道,便抬起腳步往旁邊的小麵攤走去,本不想跟上去的男孩一看到麵攤便跟了上去,期待男子能夠買碗麵給他。查覺到男孩心思的男子無奈的搖了搖頭點了兩碗麵坐到位置上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 

「煈殷。」煈殷眨了眨眼,咬著糖葫蘆小聲的道「謝謝。

 

「不用謝我,你的父母呢?怎麼一個人在街上?」

 

「被人殺了。」毫無隱瞞,煈殷淡淡的道,話語中帶著冰冷和殺氣。

 

感到男孩散發出的殺氣,男子微微一愣,視線轉過去看著煈殷,發現他長得與自己一位故人極為相似,難不成……

 

「既然如此,我便收你為徒可好?我可以教你一身武藝,讓你未來可以自己保護自己。」

 

「真的嗎?」煈殷一聽到男子要教他武藝,眼中有著興奮「真的可以教我嗎?」

 

「真的,只要你好好的學,並且學會放下仇恨,我便收你為徒。」

 

放下仇恨?煈殷猶豫了。父母被人殺害,這個仇恨怎能放下?

 

「煈殷,若你永遠活在仇恨之中,你將會永遠感受不到這世間的快樂。」見煈殷猶豫了,男子開口勸說著。若他真的是那個人的孩子,自己便不能讓他被仇恨所吞食,那時已經錯了一次,這一次不能再錯了。

 

「我答應你。」煈殷沉默了一陣子,淡淡的開口,但心裡卻還未完全放下仇恨。

 

「那從今日起,你便是我的徒弟了。

 

「師父,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。」煈殷抬起頭看著男子,開口說道。

 

「塵勺。」男子說出了自己的名字,那個他一直隱瞞起來的名字。

 

「塵勺……」煈殷念著男子的名字,總感覺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,卻想不起在哪聽過,或許是自己的錯覺吧?

 

「吃完麵就跟我走吧。」塵勺看著放在桌上快要變涼的麵說道。

 

「好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雪の璃兒ღ 的頭像
雪の璃兒ღ

夜冰雲水樓

雪の璃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