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冰炎,既然你不想要褚,那我可就拿走了喔~」夏碎看著眼前的搭檔,露出有趣的笑容。

冰炎聽到夏碎的話整個愣了一下,但很快就變回原來的表情,夏碎輕笑了聲。

「你什麼意思?」冰炎的語氣馬上變得很冰冷。

「沒有什麼意思」夏碎說完就直接轉身離開了,丟下冰炎在原地。

褚我可要了呢,冰炎。

~~隔日早晨~~

「褚」我一走出黑館就聽到有人叫我的聲音。

會叫我褚的只有學長,但這聲音似乎不是學長?

我轉過頭,看到的是夏碎學長。

夏碎學長?他怎麼會一大早來找我?

「褚,今天你有空嗎?」夏碎問著。

嗯...今天沒有和別人有約,所以應該是有空,只要某雞頭不要突然殺出來就好。

「有空」我回道。

不過夏碎學長怎麼會問這個?

「嗯,今天陪我去任務好嗎?」夏碎學長思考了一下,淡淡的說出了這句話。

任務?我記得夏碎學長的任務是.....很會死人的任務...

夏碎學長,請你饒過我啊!

小的還只是一個很弱的無袍小弟啊!!

不過,這些話,我當然不敢說出口啊....

「好...」最後我答應了。

夏碎學長一聽到我的答案,點了點頭後,便啟動了移送陣,四周的景物在幾分鐘後換了。

四周有著多的大樹,感覺很像精靈的居住地,但是,這裡給人的感覺並不好。

不過,我覺得最怪的還是夏碎學長,平常夏碎學長不是都和學長一起的嗎?

今天怎麼突然來找我?

「只要把周圍的空氣淨化乾淨就好」夏碎學長如此說著。

「空氣?」我看著周圍,這裡沒有什麼不對呀?

「嗯,有一些黑暗氣息汙染了空氣,必須淨化乾淨,至於為什麼會有黑闇氣息,這我也不清楚」夏碎學長拿出了幾顆水晶,到了附近四周放下水晶。

水晶?淨化用水晶?

我記得學長之前是直接用法陣。

似乎看到我的疑問夏碎學長開口說著「冰炎使用的是精靈一族的高級法陣,我還不會用,只能先用淨化水晶,再啟動淨化用的陣法來做淨化」。

喔~原來是這樣。

「褚,等下我啟動陣法時,把米那斯拿出來,我們需要水系的力量來做淨化」。

「好」看著夏碎學長開始啟動陣法,我喚出了米那斯。

「米那斯,麻煩你了」我說道。

『知道了,主人』米那斯淡淡的說著,米那斯手上出現了淡淡的水氣,散到四周的空氣中,陣法也比剛才更亮了些。

感覺我在這好像沒事做呢?

我看著米那斯和夏碎學長淨化空氣,有些自悲。

大家都有事做,而我什麼事都不能做。

學長有著自己的任務、喵喵有著醫療班的工作、千冬歲有著情報班的工作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。

而我...

只能在一旁看著。

就在我腦殘時,淨化已經完成了。

「褚,任務完成了」夏碎學長走了過來。

今天真的覺得夏碎學長很不對勁。

「褚,我喜歡你」夏碎學長說出了會讓我以為是我自己妄想的話。

我我我...是不是聽錯了?

「回答不用現在回沒關係」。

我沒聽錯?

但是....

我喜歡的人是學長啊....

「夏碎學長...對不起」我只好向對方道歉了。

「沒關係的,我只是想把自己想法告訴你而已,回去吧」夏碎學長把我送回黑館後,就離開了。

感覺夏碎學長似乎很傷心呢....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全文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雪の璃兒ღ 的頭像
雪の璃兒ღ

夜冰雲水樓

雪の璃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